人民日报天天挑到的“它”,为何被称是“天下第一兵团”?

 欧宝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3-30

华人星光(ID:hrxg2020)原创

作者:华人星光

转载请有关后台授权

每天人民日报的疫情通报里,

都挑到一个稀奇的名字,

它就是:新疆建设兵团。

图片

这个兵团,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,

能和31个省“势均力敌”?

这个兵团,又有着怎样的以前,

被称为是“天下第一兵团”?

今天,

就来讲讲“它”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1949年9月,

在吾们即将款待一个清新的中国时,

新疆哈密,暴乱分子放的一把火,

已经燃烧了三天三夜。

哈密成焦土,

和田破碎势力也蠢蠢欲动,

但新疆,决不及乱。

接到中央自在和田的命令后,

王震将军带领的359旅千里奔袭。

图片

王震将军

为争夺时间,

王震决定部队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。

塔克拉玛干沙漠,

维吾尔语的有趣是“进往出不来”,

最高温度可达60摄氏度,

温度最矮可达零下30摄氏度。

到处是没过膝盖的沙子,

被称为“物化亡之路”。

自在军,拼了。

每个官兵携枪支弹药刺刀,

干粮水走李,负重20公斤以上,

平路都很吃力,何况是在沙地急走军,

有些地方流沙没过脚脖子,走两步退一步,

白天几里路下来,浑身湿透;

夜间奇寒无比,汗水化作薄冰,

冻得瑟瑟发抖。

图片

走进在茫茫戈壁上的进疆部队

黄沙蔽日,喉咙冒火,没水解渴,

他们就含上一口马尿润唇;

脚烂了,走过的石头上血迹斑驳,

他们就裹一块破布,

咬紧了牙照样向前走。

王震打头,冲着行家吼:

“哪怕两条腿杆子走断了,

吾们爬也要爬到和田往!”

图片

半个月生物化时速,

在世的士兵带着倒下忠魂的遗志,

生生穿过了这片物化亡之海。

当和田的平民,

望到这衣衫破烂满面尘埃,

却眼神坚毅挺直站立的部队,

惊呼“天兵天将到了。”

之后就是这支部队,

打得暴乱分子抱头鼠窜,

以气吞山河的气派,不到半年,

将五星红旗插遍了新疆全境。

新疆平,则国安,

可兵士们的使命远未终结,

他们的前路,更艰难。

1952年,

毛主席向驻疆10万将士发布命令:

“你们现在能够把战斗的武器保存首来,

挑首生产建设的武器。

当故国有事必要召唤你们的时候,

你们要重新挑首战斗武器,捍卫故国。”

两年后,这支铁汉部队就地转业,

在亘古荒原中成立了:

新疆生产建设兵团。

图片

从血与火的献祭中,

冲杀出来的自在军十万将士,

异国过上镇日安详日子,

为了身后一国人的安和愉快,

他们选择留在这苍凉边陲,

批准新的义务:

屯垦戍边,建设新疆。

当时的新疆是如许的:

谁言大漠不芜秽,地窝房,没门窗;

一日三餐,玉米间高粱;

一阵号声天未晓,寻火栽,往烧荒。

兵团的敌人,是大漠,是戈壁,

是贫饔,是芜秽!

他们,要战这天,斗这地!

图片

王震将军给兵团发布的,

第一道生产建设命令是:

“建设兵团,

通盘武士整齐参添生产做事,

不得有任何武士,

站在做事建设战线之表。”

图片

兵团人,最先住的是地窝子

图片

告别“地窝子”后,住“土房子”。

新疆缺水,而兵团人,

先完善了一个“天大的稀奇”。

王震将军主办下, 

宏大水利工程“和平渠”开建,

这一工程,光水渠两岸干砌,

就必要片石2100万斤,

壮大的数字,新疆落后的运输条件,

令人们郁闷心忡忡,这事能够吗?

王震一乐说:

“咱们异国汽车,可有的是'拖拉机’嘛!”

王震所指的“拖拉机”,

实际上就是“人拉爬犁”,

由于新疆唯一的劳力只有两个:

人,马。

根本无法想象,就靠肩挑手扛,

就能解决2100万斤石头的题目?

何况当时,

正是满天飞雪遍地坚冰的严冬!

图片

兴修水渠

王震的答案是:

曾在战场8次负伤的他

穿着破棉衣带头拉爬犁搬石头,

他弓着身子,身体快要曲成90度,

汗水打湿了棉衣,

再结上一层冰霜,

天寒地冻,将军步履郑重向前赶......

将军身后,

添入越来越多的兵团人,

短短几天,拉运的石头堆积如山,

最后就靠人力,只用20天,“和平渠”成。

引天山之水,成千秋水利,

群多说,

从未见过如许的部队,

这是天下第一的稀奇!

图片

解决了水,他们要解决吃,

国穷,平民穷,

十万张嘴,兵团吃什么?

王震振臂一呼:

不占群多一分田,戈壁滩上建花园!

他们将耕地沃野让给人民,

本身往戈壁、荒滩垦荒。

西方探险家曾惊呼:“除了天主,

谁都无法在这边生存!”

但新疆兵团就是不信邪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严冬腊月,

垦荒不分昼夜,一个多月不息,

脚下硬邦邦的荒滩,被一寸寸慑服。

兵团人啃咸菜蘸盐水就辣椒面,

很稀奇到青菜,

越来越多人患了夜盲症。

连长望不清了,扯着嗓子叫“谁能望清路?”

几个年轻兵士马上冲过来:

“吾!吾!吾!”

大漠,星夜无光,

一队兵团人用绳子连首来,

领头青年双眼清明,

即便不久后他也会望不清......

他们衣衫破旧,

扛着铁钎的肩头被磨的血红,

手脚上是伤痕和血泡,

疼吗?累吗?

无人喊过一声苦,

只听到他们扯着嗓子高吼:

向前向前向前,

吾们的队伍向太阳……

图片

以前,

10万兵团人自制犁杖等农具6万余件,

开荒84万亩,造林1065亩,

6月他们吃上自栽的蔬菜,

7月吃上自栽粮食和瓜果,

第二年驻疆部队主副食通盘实现自给,

此后年年向国家交售大量富余农副产品!

接着,

兵团人在茫茫荒原上白手首家,

让新疆最先了翻天覆地的转折:

构筑水渠32条,

可灌溉耕地127万余亩;

建首拖拉机厂、八一钢铁厂、

七一棉纺厂以及发电厂、

水泥厂等一批大型工厂;

克拉玛依油田,

玉门油田相继开发建设......

新疆镇日天益首来。

而你清新吗?

这些,都是用命换来的。

以前兵团成立后,

向全中国发出建设新疆的号召,

来这边的不止是青年男儿,

还有八千湘女,欧宝资讯还有两万山东女儿,

还有四川妹子......

图片

支边青年给边疆带来了城市的雅致之光

图片

图为入疆的支边青年们。

王伯军的母亲15岁,

从西安坐卡车风尘仆仆入新疆,

由于太苦,由于太累,

母亲疾病缠身46岁就走了......

接着是父亲......

父母走后,

伯军不息参添建设兵团,

他说:“你不干,吾不干,谁来干?

再苦再累,总得有人接着!”

李建国的父母是南方人,

1966年进疆的,

刚从汽车下来时行家都哭了,

由于新疆土地全是虚土,

就像踩在水泥上,一踩一个大坑。

可她们照样留了下来,

吃苦咸菜,喝苦碱水,

把总共献给了新疆,

最后魂魄也都留在了乌鲁木齐。

图片

能够,不会再有如许铁汉的故事了:

开荒时,神枪手孙春茂被毒蜂蜇物化;副连长吴永兴夜里巡查时,太甚疲劳坠入水渠;兵团人的手掌满是血泡,砍土镘木柄全被染得血红,盐碱地里,有人累倒,就再也异国站首来......

图片

17岁的姑娘,十月怀胎还要劳作,孩子生在沙棘地,生下半幼时就没了;炊事员郭学成患了晚年痴呆症,家人说什么他都没逆答,但只要问他是哪个部队的?老人立即挺胸高喊:“新疆建设兵团,十五团二营三连兵士郭学成!”兵团陆振欧的母亲,从广西徒步半个中国到新疆寻儿,寻到了,老母亲也哭了:“吾不走了,你们这过得什么日子啊,吾给你们做饭,洗衣......”老母亲奉献新疆,直到93岁!兵团兵士们,赶着从青海购买的300头牦牛,穿沙漠过冰原战豺狼,一块儿仆仆风尘,在路上足足400多天!四幼我浑身伤痕和战友们抱头哀哭:幸益都在世回来了!

图片

1966年农一师四团支边女青年

白手首家,心直口快,

这是新疆建设史上,

最哀壮和凝重的一页:

写满了奉献和捐躯。

从芳华年少告别父母,

到满身病痛撒手人寰。

听那迢遥的天山,有人在呼喊:

盼儿归,盼儿归,

儿护山河上战场,

儿守国门赴新疆,

苦苦盼儿的老娘啊,

保家护国儿难回,

天山苍茫,魂兮归兮,一捧骨灰!

娘啊,不饮泣,莫伤哀,

儿以身许国,儿无仇无悔.....

这就是建设新疆的拓荒者,

这就是第一代大漠老兵,

在戈壁荒原上,

天当房,地当床,战风沙,抗热寒,

一手扛抢保国战斗,

一手持铁镐栽地开荒。

先驱们,苦啊!

他们给边疆带来了雅致,

带来了和平,带来了期待,

他们本身有的永世留下了.....

有的献了终身,献子孙......

图片

图为扎根新疆团场人的孩子们。

血和泪的堆砌,

让新疆戈壁变良田,沧海变绿洲,

兵团人耗尽本身心血,

整整三代人肩挑背扛,

将一片贫饔的不毛之地,

打造成今天这繁花似锦的惊天伟业:

他们在沙漠边缘造林近百万亩,

建首成千上万个农牧团场,

兴修大中幼型水库上百个,

修筑的水渠可绕地球两圈多;

图片

他们用粗粝的双手,

建设首戈壁明珠石河子、五家渠、

阿拉尔等座座新城;

图片

石河子,繁花似锦

他们盖首了6所大专院校、

近千所中幼学、数十所医院;

图片

上千个大中型企业遍地开花,

高新技术区群英争雄......

开山修路,栽地垦荒,

兵团建设的总共,

都是新疆历史上史无前例的!

新疆兵团,能吃苦,最铁汉,

天下第一!

图片

1993年,

身患癌症的王震将军物化,

他的骨灰被撒在新疆,

异国墓地,异国墓碑,

巍巍天山葬忠骨。

图片

王震

将军走后,上级首长来新疆视察,

问兵团里的老兵有什么请求?

老兵们说,

50多年了没出过大沙漠,

没坐过火车没见过城市......

首长扭头哭了,

马上安排了还能走动的17名老兵,

坐火车来到石河子新城。

面对挺直的王震雕像,

异国任何人机关和命令,

步履蹒跚的老人向将军庄厉走军礼,

老兵李炳清大声说:“通知司令员,

吾们是原五师15团的兵士,

你交给吾们的义务已经完善!”

接着,老兵们唱首一支老军歌,

《走,跟着毛泽东走》。

这些老兵,一生清贫如洗,

军功章,

是他们唯一的财富......

图片

今天的新疆建设兵团,

昂然挺直故国最西北,保家护国,

拥有14个师、176个团场,

300多万子女,终其一生,

不穿军装、不拿军饷、

永不换防、永不转业。

新疆多大,兵团就有多大;

那里有人,那里就有兵团人!

军垦事业,会代代一连,

今天的幼白杨哨所民兵班,

那些大门生们说:

“这是吾们爷爷奶奶创业的地方,

吾爷爷说,国土总得有人守啊,

吾不息记着这句话,

这就是吾们对新疆的准许!”

图片

新疆兵团,边疆基石,

献身三代人,守护一国门,

戎装变农衣,血泪铸新田,

戈壁黄沙何所惧,敢叫大地换新颜!

他们将芳华,热血,生命,

奉献给这苍凉大漠,

他们一块儿负重前走,

换得今日边疆安和,国家安详,

换得你吾,岁月静益......

天下第一能打仗,

天下第一能吃苦,

天下第一最哀壮,

天下第一最铁汉,

新疆建设兵团,

中华民族永世的天下第一兵团!

山河有幸,忠魂不灭,

向新疆兵团致敬!